节操君要学到昏厥学到死亡

【笑伪\西幻paro】救赎

我流西幻
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以及奇奇怪怪的文笔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真·开学前最后的挣扎
谢谢观看
请勿上升真人
——————————————————————————
1

      微笑第一次见到虚伪,是在世界之书崩坏之时所有种族的首领在一起召开的紧急会议上,黑发黑眼的大魔王坐在一边安静地听着其他人的发言,偶然摆弄一下手中的烟斗。那时微笑还是神族的圣子,在大天使长的带领下来参加会议。他的目光从一落到虚伪身上起就牢牢地粘在了对方的身上——他从未在神族中见过那样纯粹的黑发,就如用黑夜织成一般。那时对方正在和人类的骑士团长讲话,微笑想和虚伪交流的愿望也没能实现。崩坏的世界之书会将已经逝去英魂都召唤出来为己所用,他们只有不断消灭这些英魂才能靠近世界之书。微笑眼睁睁看着虚伪在世界之书面前一刀斩杀了最后一个英魂,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那根烟斗后看了微笑一眼,笑着说:“小伙子愣着干哈呀,接下来该你了啊。”年轻的圣子这才反应过来,马上开始了修复世界之书的工作,脑子里想的却是刚才对方斩杀英魂的样子——虚伪赤红的双瞳里闪烁着不败的光芒,太帅了。

      可微笑现在看到的却是人类的骑士团长正从虚伪的城堡走出来,对方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样子让微笑立马回想起之前在紧急会议上与虚伪交谈的那个人,是他,据说他与虚伪关系不错。可事实看上去并不是那样——虚伪的城堡在熊熊大火之中燃烧,而这个人和貌似是他同伴的人类正从城堡离开。

      出了什么事?

      微笑顾不上那人类,他张开翅膀俯冲下去,在城堡大厅的中央发现了虚伪,他叫了对方的名字,可伤痕累累的大魔王好像失去了意识,他将对方一把抱了起来。火被熄灭了,一位水精灵冲了进来,她先是着急地叫了一声“虚伪”,这才发现了微笑,她愣了一会,声音中带着疑惑:“天使长大人?您为什么在这里?骑士团长大人呢?”

      “他们走了”微笑皱了皱眉头,“我认为这场大火以及虚伪的伤和他们脱不了关系。”当然微笑是不会说自己要去人族,但实在忍不住绕远路想过来看一眼虚伪。“我先把他带回去疗伤,可以吗?”

      水精灵张了张嘴,最后说道:“那就麻烦您了。”

      她目送那位大天使张开三对翅膀抱着昏迷不醒的大魔王直接走人后,叹了口气——所以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哪里来的大天使啊?为什么直接抱走大魔王啊?

2

      虚伪醒来时看到的便是一个趴在床边金发脑袋,他一下子懵了,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直起身子,没想到这一下惊动了对方,对方撑了起来,声音还有些迷迷糊糊:“虚伪前辈你醒啦?”

      这不是神族的现任天使长微笑吗?虚伪被吓了一跳。

      金发碧眼的天使露出了一个毫无任何杂念只是纯粹的喜悦的笑容,他说:“太好了。”

      虚伪看到这个笑容有几分愣神,他身上的痛感让他无法忘怀之前的经历,他不敢去猜测这位天使帮助自己的目的,他差点开始怀疑对方是否和人类勾结,这使他认出对方的身份后陷入了恐慌。然而这个笑容让他不由得打消了所有的疑虑,这个笑容干净而单纯,阳光为眼前的天使镀上了温柔的光辉,这位天使让虚伪感到无比心安,他感受到的是纯粹的善意。

      ——我主啊,这是你派来救赎我的使者吗?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喜欢我写的东西!
我明天就开学啦
以后可能很少产粮啦
这是我第一次产粮呀写的也不是很好
最后祝伪酱一路上分
然后希望大家天天开心吖*٩(๑´∀`๑)ง*

【论坛体\ABO】来吧好兄弟干了这碗狗粮大声唱

是上次那篇知乎体的后续
写的稀烂(´▽`ʃƪ)
开学前最后的挣扎
OOC预警
请勿上升真人
——————————————————————————————

d5论坛→校园杂谈→感情生活

【吐糟】来吧好兄弟干了这碗狗粮大声唱

1L 楼主

相信最近最近化学系的虚伪前辈和微笑小帅哥在一起的消息大家都已经有所耳闻,那么我今天就要给大家818这两个人的恶性撒狗粮事件(笑着活下去,人生不值得)。

2L

????等等,虚伪和微笑在一起了???喵喵喵????这俩人不是都是A吗??

3L

你说啥?虚伪和谁在一起了?啥有所耳闻???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4L

上面那两位,虚伪和大一的微笑在一起了了解一下,然后,虚伪是Omega哦。

4L

看到虚伪前辈是O成功把我炸了出来,港真你缩笑笑是O我都认了,你要是说虚伪前辈是O,那我就要怀疑整个院校的Alpha了真的。你告诉我那个低音炮A爆了的虚伪前辈O?你怕不是在捉梦jio?

5L

楼上醒一醒,虚伪真的是O,本人说的。当然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就是了,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6L

原来还有这么多人不知道的吗。悄咪咪地告诉你们是笑笑表白的,笑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因为笑笑都觉得虚伪是A),结果表白完了虚伪特别委屈地说了一句“我是Omege…为什么你们都把我当Alpha啊…”。

你还好意思说为什么哦,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的所作所为!

7L

等等为什么笑笑表白前都不问一下虚伪的第二性别啊!?

8L

楼上那位,毕竟跟虚伪前辈有接触的,都会自然而然地认为他是A啊。有一次我碰见他一个人站在一边抽烟,看到我就笑着问了一句:“怎么了?你在这里干嘛?”实不相瞒,他叼着烟笑的样子,简直,A爆了。我脸都红了这是恋爱的感觉1551,芳心纵火犯大猪蹄子1551!

9L

我虚伪前辈的脑残迷妹表示不服

10L

楼上那个醒醒,人家都在一起了,你不服个什么劲?

11L 楼主

所以……你们还不知道虚伪跟微笑在一起了是吗……你们还不知道虚伪是O是吗……

12L

是的哦【乖巧】

13L

我觉得不知道的那几个应该是别的系的吧……毕竟……我们……都……emmmmmmmm……吃狗粮……

14L

同楼上,这两天吃狗粮吃的我噎着了

15L 楼主

捕捉同系生

既然这样就让我们话不多说扒狗粮找虐【滑稽】

16L

坐等

17L

虚伪前辈是O这个事情我还得缓缓,他A的我一个A都自愧不如

18L

虚伪:你怕不是在捉梦jio

19L 楼主

我来啦

前两天导师安排我,虚伪还有微笑一起做个实验,虚伪前辈中途说是要上厕所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微笑感觉有点不对劲,说:“他是不是出去点蚊香去了?”也出去了。我,不知道怎么想岔劈了,居然跟了出去,要是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是绝对不会跟出去的,嗯,千里赶着吃狗粮,我是真的捉梦jio。我当时躲在一边,就看着微笑把虚伪堵在墙角,以那种壁咚的姿势(微笑比虚伪高),很无奈地问他:“你怎么又抽烟?又(这个时候我感觉微笑应该是比较认真了,因为他平时都开玩笑说的点蚊香)结果,虚伪又吸了一口烟还吐在了微笑脸上,笑着说:“臭小子,想什么呢。”(沃日这个时候我真的要忍不住说一句了,这个人还有没有自己身为一个Omega的自觉了,这么调戏自己的Alpha小心粗大事)然后,果然,微笑就抓住了虚伪拿烟的那只手,开始亲他!我的天!我是谁我在哪我我为什么要跟出来我走了行不行?

20L

这狗粮,真香……

21L 楼主

亲完了微笑还说了一句:“没想什么,想你。”

(つд⊂)没眼看没眼看

22L

楼主要笑着活下去啊

23L

那我也来说一个吧

有一次虚伪前辈好像帮我的一个同学做了一个课题,一个妹子,然后微笑就一副“我吃醋了”的样子问他:“你为什么要帮人家妹子做课题?”虚伪前辈十分委屈地嘟囔道:“我没有啊…是别人喊我给她帮忙的…我都跟她不熟……”说完还薅了一把微笑的头,微笑……微笑就放过他了:“算了算了,也没多大点事。”

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反正我当时是受到了暴击。

……

201L 楼主

所以我刚才就去上了个课发生了什么?

你们为啥全在嘤嘤嘤哭唧唧?

202L

失恋了失恋了,我的两个梦中情A在一起了

203L

+1

204L

感觉还好啊,这两个人秀的没有那么夸张吧,大概因为虚伪比较害羞???

205L

emmmmmm虚伪前辈之前出了点事楼上可能不知道吧

206L

205楼的那位别说了,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吃个狗粮不好吗

207L 賢儿

唔,大家好我是微笑的盆友

系兄弟就要扒他的狗粮,所以我来了

我之前一直和微笑一起吃鸡,有一段时间他去和虚伪一起玩了,回来两个人就在一起了,我:???????但是没问题我能接受,嗯。后来我们三个一起吃鸡,微笑就把虚伪护着,就到了那种虚伪四个包微笑两个包结果微笑非要给虚伪一个包,这种地步,关键是虚伪也不菜啊兄弟你有必要这样吗????虚伪被干掉了呢,他就很生气地跑上去报仇。看到三级头首先喊一句“伪酱”。我还能说什么。兄弟你真的很优秀,真的。然后虚伪还帮他做课题来着,他就特别高兴地告诉我。我:行行行好好好我知道了okok。

208L

捕捉楼上大佬!!!

209L

惊现賢儿大佬!!!!

……

502L 楼主

哇你们盖楼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503L

给大家总结一下这个帖子的现状

1虚伪是怎么和微笑在一起的?

2虚伪是O?让我缓缓

3我失恋了

4偶尔惊现扒狗粮大佬

5可怜的楼主

欢迎补充

……

1001L 别再讨好虚伪吖

1002L 微笑笑笑笑笑笑

——————此贴已封——————————







【知乎体\ABO】你听说过最惨的单恋是什么?

cp微伪,爱伪
沙雕知乎体使我快乐
ooc预警
我流ABO
咸鱼文风
以下正文
﹉﹉﹉﹉﹉﹉﹉﹉﹉﹉﹉﹉﹉﹉﹉﹉﹉﹉﹉﹉﹉﹉﹉﹉
匿名用户

匿了匿了

诚信坑弟,我是亲姐

我弟大一,身高一米九,长得挺好看的,钢铁直A,是个学霸这个样子。熟人面前浪的一批,不熟的话各种害羞不说话,除了一把年纪了还喜欢星星这种神奇操作我看不懂以外,我挺喜欢我弟的。

我弟暗恋对象是他同系的学长,我姑且称他为X,大四(跟我一样大)。讲真这人看起来超级A的好吗简直A爆天地还一口低音炮,性格也很好还有点傻乎乎的(我没有迷妹滤镜,没有)。

这俩人都参加过一个比赛,我弟是第二届的第一名,他暗恋对象是第一届的第一名,两个人又是同系的,自然而然就认识了。我弟一开始对X没啥感觉,毕竟钢铁直A。后来两个人有时候一起做实验什么的就慢慢熟络了,我弟还偶尔跟他一起打游戏,两个游戏鬼才互相carry,真的很和谐了,这大概就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吧。

接下来就要讲重点了,有一次这俩人做实验好像出了点状况,X就下意识往我弟这一米九的电线杆子前面一挡(他一米七八左右吧),不过还好没怎么样。事后我弟问他当时为什么要挡在自己面前,X就理直气壮地说,你年纪小啊我要保护你。这个事就不知道怎么的触动了我弟的某根弦,我弟就对他有朦朦胧胧的好感了。但我弟这人是真的害羞,当时就挤了个“谢谢”出来了,也没啥表示,人家学长也就笑了一下也没当多大点事儿,这两个人是真的心大。

结果回来了我弟就老咂摸这事,又回想起人家学长之前对他有多照顾,最后扭扭捏捏磕磕巴巴半天跟我蹦出一个“姐…我可能…有点…喜欢…X…”,我看他那小媳妇样儿,我想,哦豁,完了,弯了。我就问他:“那人家可是跟你一样的Alpha啊?你认真的?”他就说:“我也不知道……”我看他可怜的样子我也没好意思再问了,我就告诉他:“那你好好想想吧。”他就点了点头。

我当时觉着吧,反正时间多着呢,就让他慢慢想吧,想过来了再去追也不迟,毕竟钢铁直A突然发现自己变gay也需要一段时间接受对吧。

后来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太单纯,留给我弟这傻子的时间根本不多了。

我弟的室友,我们这里叫他W好了,W我见过几面,跟我弟打游戏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看过,打起游戏来凶得不得了,平时就是阳光帅气乖巧的钢铁直A(对没错)。W也是挺厉害的我弟得第一的那次比赛他差一点就把我弟给赢了。

结果有一回我弟和X一起打游戏,W就问我弟能不能把他带上,我弟说行吧,就把W邀进了语音,X好像认识W,就说“W啊,你来了啊”,当时我在我弟旁边看着,就听见W特别激动地说:“X学长,我特别喜欢你,说实话,我读这个系就是因为你。”他当时声音都在抖。我弟和我都惊了,我俩半天没说话,我让我弟闭麦,然后我跟我弟说:“这小伙子,太优秀了。”我弟斜了我一眼,我们俩就默默听着W开始疯狂吹X,真的太优秀了这位小朋友。我又说我弟:“人家比你优秀了不止一点点啊,他知道你对X有好感吗?”我弟叹了一口气说:“他不知道。”我被W的神仙操作惊的说不出话来,我看着我弟这个闷骚的钢铁直A我就有点着急。我回想起我弟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有个小姑娘跟他表白,结果我弟一口回绝了人家还说什么“我只喜欢星星”这样的鬼话。我问我弟:“你一个青铜的怎么挑的过人家王者五的?”我弟一脸茫然:“我吃鸡段位跟他一样啊?”我:行吧老弟,你要凉凉。后来我弟还说:“他只是把X当偶像吧。”我直接被他气笑了:“偶像?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我弟说:“可他们都是Alpha啊。W是直A,真的。”

我还能说什么,我能捶捶你那聪明的小脑瓜子吗?

然后W就开始天天缠着X了,还和他一起打游戏,各种打直球神仙操作,最后跟X表白了:“前辈我真的很喜欢你就算你是Alpha我也情不自禁的被你吸引,我喜欢你无关性别。我对你的喜欢始于能力忠于人品,我……”这都是我后来听我同学讲的,尽管我之前已经领略过了W的优秀但是这波表白我还是要说一句:优秀,太优秀了。

等W讲完一大串之后,X已经用两只手把脸捂了起来,对,就是那种双手捂脸,脸大概是红透了,捂了好半天最后憋出一句:“…我也…喜欢你…”W高兴得不得了一下子把X拉进怀里(不好意思W也比X高),就听见X小声嘟囔:“…我是Omega…为什么你们都把我当Alpha啊……”

“卧槽X是Omega?!”我当时一口水喷到了我同学脸上。我同学擦了擦脸对我比了个中指:“是的哦,我当时听到也很震惊,但我没把水喷到别人脸上。”

天哪!

我觉得我弟真可怜,但是没办法,情敌段位太高了,在我弟那几天犹犹豫豫终于下定决心要去追X的时候,W就表白了。

迷弟追星,快人一步。

我弟听说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人默默地蹲在墙角,嘴里蹦出各种白学言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看起来那么A为什么会是个O?打游戏也好,比赛也好,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问这倒霉孩子:“X知道你喜欢他吗?”倒霉孩子抬起头:“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就你一个人知道。”我安慰他:“你又钢铁直A,又害羞,追不到人很正常。”他问:“亲姐你真的是在安慰我吗?”

总之真的很惨了,我没有笑,我发自内心地同情我弟,同时我对W小兄弟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X,一个Omege活得宛如一个钢铁直A搞得周围所有人都认为他是A,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最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笑我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昨天高兴坏了我们家傻闺女虚伪不是傻儿子虚伪终于跟人家微笑开黑了我我我一个人拿着手机笑成傻狗微笑还一直表白虚伪我的天哪这个迷弟真的非常真实了还有钢铁直男爱丽虚伪一直努力想让爱丽说话啊啊啊我炸成烟花了啊啊啊这大过年的

另外因为那篇白伪和管伪关注我的小朋友请注意,我那两篇应该是不会再更了,谢谢合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磕屠皇伪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管伪\西幻】珍宝

咸鱼我又来开坑了( ☝ ՞ਊ ՞ ☝)
依然是小学生文笔耶
这次的是皇子管X人鱼伪
还有那篇白伪可能不会更了
'1

     瓦不管被绑了起来,封住了嘴,扔到了一边。

     他挣扎数遍未果蓝色的眼睛狠狠盯住站在船头谈笑谈笑风生风生的那个人——那是人鱼猎手汉斯顿帝国的一级通缉犯,罪名是虐杀13条人鱼。

     这种人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他出海前大皇子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以及那句“一路平安我亲爱的弟弟”,还有父亲那堆满担忧的脸。父亲身患重病,只有人鱼的眼泪才能解除病痛。瓦不管作为父亲最疼爱的儿子主动担负起了寻找人鱼的眼泪的重任,事实上他并不认为这是多么艰巨的任务,人鱼是一个友善而热爱和平的种族,如果自己告诉人鱼们自己的目的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可他还是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他知道自己的兄长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对自己有所忌惮,但他认为这事关父亲的安危,兄长理应不会对自己动手,但他低估了对方对皇位的渴望——那使对方狠下心要对自己痛下杀手,即便是自己对皇位并不感兴趣。

     现在想来自己出发前所有的不对劲都可以得到解释:父亲一言不发,而父亲的贴身侍卫是自己陌生的面孔,那大概是自己兄长的人,在暗中威胁着父亲;兄长对自己出海前做的准备工作不管不问,换做以前他必是装作一副无比关心的样子然后从中作梗,可这次他却一反常态,瓦不管想兄长应也是担心父亲,竟有些欣慰和放松,可他倒是看得起对方,对方却没给他这个面子——对方将船上的人全部买通以达到自己迫害瓦不管的目的。

     混蛋。真是恶心。

     可现在察觉到为时已晚,瓦不管这高贵的二皇子正被五花大绑丢在船的一边,而那本应如过街老鼠的一级通缉犯正耀武扬威地讥讽着自己:“您可真是考虑不周,猎杀人鱼这样的事情居然没有叫上我,所以我自己来了。另外,您的眼睛可真好看,我真想把他们挖下来送给大皇子殿下,来庆祝他的登基。”

     通缉犯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了,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声宣布道:“诸位!我们现在到了人鱼的领域了!”

     瓦不管恨不得把那家伙一脚踹下船。

     格兰芬海的海面风平浪静,瓦不管凝视着海面,比起之前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人鱼,他现在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他希望人鱼永远不要出现——瓦不管听说过人鱼猎手对待人鱼的手段有多么血腥。

     然而站在船头的人鱼猎手突然兴奋地说道:“来了,人鱼来了!”一位水手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人鱼猎手拿出了一个玻璃瓶,瓶内装着一颗跳动的心脏,他无不得意地说:“看到这个了吗?这是人鱼的心脏,我找女巫对它施了魔法,当它靠近同族时,它就会跳动。”

     那你可真他妈的变态,瓦不管想,硬核变态。

     “来了!”瓦不管顺着人鱼猎手所指的发现望去,那是一条人鱼,一条男性人鱼,人鱼也在看着他们,随后人鱼从水中一跃而起。人鱼漂亮的黑色鱼尾在空中打了个圈,黑色的鳞片让瓦不管想起了父亲王座上镶嵌的夜宝石——它会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银色光芒。瓦不管直接看呆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人鱼,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开始拼命摇头,试图提醒人鱼不要靠近——因为一旁的人鱼猎手已经备好了猎杀人鱼的工具。

     可人鱼好像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见人鱼拿出了一个疑似螺号的东西,吹响。

     船开始左右摇晃,海面不再平静,“怎么回事?”人鱼猎手有些慌张。瓦不管看向船边,那下面似乎是出现了什么。紧接着一条巨大的触手攀上了船,然后是两条,三条……

     “是海怪!”有人叫到。

     只见那条人鱼指着船上的人鱼猎手喊道:“阿花!咬他!”

tbc.

谢谢大家的喜欢(๑•̀ㅂ•́)و✧
我只是一条咸鱼呀因为圈子实在太冷了没有粮吃只好自割腿肉呜呜呜
然后关于《上头》,其实我是写完了的,手写【因为码字羸弱然后也不是特别长】
我近几天要出一趟远门(๑•ี_เ•ี๑)
回来了一定会码完的!在军训之前!ヽ(´・д・`)ノ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大家都是天使呜呜呜,小学生文笔的我不胜惶恐ヾ(✿゚▽゚)ノ
(我就不打tag了)

【白伪\ABO】上头

OOC预警
我流ABO
小学生文笔烂的一批(´-ι_-`)
是条长了四条腿的咸鱼( 。ớ ₃ờ)ھ
为爱发电╮( •́ω•̀ )╭
谢谢合作

   1

     虚伪收到老白寄来的玩具熊时,大脑有两到三秒的放空。

     他抱着小熊闻了闻,发现还真是巧克力味的。

     ……这魔人。虚伪将小熊放到了电脑边。有点小开心。他想起那天直播的时候弹幕里突然问起了四个魔人的第二性别和信息素的味道,瓦不管大叫“我是日天日地的奥义宇宙无敌Alpha”;甜瓜说“我和管管一样”;老白先骂了瓦不管一句“我看你是宇宙无敌魔人”,接着说“我这么帅的人,那肯定得是Alpha啊”;最后虚伪低声笑道:“你们说呢?你们猜我是什么?”

     弹幕里全是“虚伪A爆天地”,也有人说“德发肯定是A,至于伪酱那就不一定了•••”老白也说“那虚伪肯定是A啊!这必须的!”瓦不管冷不防冒出一句:“诶嘿嘿!万一他是个Omega呢?”老白马上说:“瓦不管你又在说什么b话?你看虚伪那样怎么可能是O?虚伪你说是不是?”

     虚伪点了根烟,不置可否。

     甜瓜那边突然说:“信息素啊?我信息素哈密瓜味儿的。”

     怪不得要取这么个名字。虚伪笑了一声。

     于是弹幕里一片“虚某人不要笑,快说你的信息素”。

     虚伪想了想,叼着烟含含糊糊地说:“嗯,酒味。”

     “什么酒啊?二锅头啊?”瓦不管问。

     虚伪笑着说:“酱香型白酒,你值得拥有!”

     老白问瓦不管:“诶,那你什么味儿啊?”

     瓦不管说:“我啊?我柠檬啊!哎OLD白我记得你好像是巧克力味的吧?这像个Alpha吗?”

     老白顶了他一句:“酸死你!魔人啊你是!巧克力怎么了!”

     虚伪看了一眼弹幕,发现有人在说“酒心巧克力”,他突然说了一句:“我不信。”

     “虚伪你怎么回事啊?啊?你们这群魔人又开始了你们”,老白有些气急败坏,“我告诉你啊你白哥哥就是这个味儿!”

     “我不信。”虚伪又说了一遍。

     “诶哟还杠上了是吧?行,你等着,我给你弄点过来给你闻,熏不死你这Alpha!”老白说着就拍了身后的红蝶一板子,大叫:“哎!你追我!你追我我给你一板子!”

     虚伪说:“行啊,你弄呗!”

     结果他就寄来了这么个玩意。

     虚伪本以为对方就是开个玩笑,就算真要寄,也就寄几块巧克力糊弄一下自己,没想到有这么一出。

     他看了看电脑边的玩具熊,拿起手机拍了一张,发到了微博,说“你是魔鬼吗?”

     玩具熊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巧克力味令人心安。Alpha对Alpha的气息有本能的排斥,可虚伪却有点喜欢这味道。

     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什么Alpha。

tbc.